报告 2019-07-19 13:07

美国空军白皮书:数字空军

理群 摘自 美国空军网站

美国空军2019年7月9日在其网站上发布了《The Digital Air Force》白皮书,其全文内容翻译如下:

我们的世界正在进入技术发现和进步的新时代。大数据分析和物联网正在改型社会和经济、扩展信息和知识的力量。我们的社区、商业、和国家的各个方面都将被这一现象所触动,包括保护它们的军事力量。

这些进步正在加速战斗方式的变革、战争特征的演化。战斗的胜利将更少地依赖于个体能力,而会更多地依赖于连接武器、传感器、和分析工具的网络的综合优势。今天的空军必须转向利用我们需要的数据、技术、和基础设施来获胜。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改变以主宰这个未来。

为了竞争,威慑和战胜我们的强大对手,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数字空军,它将:

1.部署一个响应现代作战需求的21世纪IT基础设施

2.将数据作为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基础以其他其作用,进而加快决策速度、改进对作战人员的保障

3.采用敏捷业务实践,提高管理复杂组织的效能和效率

我们所处位置

今天,空军在一个复杂的安全环境中作战,技术快速变革、战争特征持续演化。我们的对手正在尝试跨越每个战场空间域来挑战我们,部署力量来利用我们的依赖性并挫败我们的美国战争方式。他们试图对抗我们在先进防空、反太空武器方面的优势,并不断探测和攻击我们的赛博网络。

这些对手系统被设计用来针对我们当前的力量:一系列精致、但离散的平台。这些飞机、卫星和其他系统多数是模拟的,同步但独立地实施任务。在某些情况下,这些平台无法与其他平台共享数据,限制了整个部队的实时合作,并导致形成数据和知识“烟囱”。在我们尝试跨空、地、海、太空和网络域协同系统时,这一挑战将进一步恶化。在过去,我们可以“化解”部队中不同元素间的冲突,最后仍然能取得作战和战术上的成功。然而,信息时代的到来,迅速使这些陈旧的流程和系统过时。现在需要对这些不同的元素进行整合和融合。

与我们之前时代的政府资助创新不同,今天的进步源于商业领域的强大发现。现今,公司和国家都在收集大量数据,利用它获得强大的洞察、训练机器学习算法、并促进分布式系统间的信息流动。世界上90%以上的数据是在过去两年中创建的,揭示了日益数字化的信息和连通的世界。这些发展已经彻底改变了商务和商业,并将同样影响战争的未来。

数字空军欣然接纳这种数据驱动革命的潜力,并为应对未来充满共享信息并由快速决策提供动力的冲突环境做好准备。

我们前进的方向

面对未来战争速度和范围的扩大,空军要从以平台为中心的作战转向以网络为中心的作战。我们要开发系统族,这些系统可以融合并共享在整个战场空间和后方梯队处收集到的无处不在的数据。我们的作战和指挥与控制系统将利用这些数据来产生对敌方阵地和意图的洞察。机器学习算法和人工智能能够快速分析潜在的行动路线、并加速我们的决策周期,从而为指挥官提供支持来混淆和压倒我们的对手。通过多谱和多源数据关联,我们会发现试图隐藏在“噪声”中的对手,帮助我们更有自信和更精确地对抗稍纵即逝的、移动的、或时间敏感的目标。

未来,每个平台都必须在广泛的复杂系统中“连接、共享和学习”。为此,空军人员及其平台必须在受保护和有弹性的通信链路上进行通信。这些网络要拥有分布式能力,能够自我修复以防单个节点丢失,允许信息通过其他路径进行路由,以继续为战斗指挥官要求的空中、太空和网络效果提供动力。例如,空军先进战役管理系统的初始概念依赖于融合来自众多来源的数据这一愿景,并为真正的多域指挥和控制提供了一个探路者。

此外,我们预期的预算环境将继续受到限制;没有足够的资源来资助每一项要求。我们未来的组织在保障作战人员方面,将利用工业标准技术和系统来减少开销、提高效率、优化管理输出。我们必须从根本上变革我们的业务实践,以便腾出稀缺资金用于增加部队的杀伤力和就绪水平。

我们如何到达

为实现这一愿景,我们必须协同三个相互关联和相互支持领域的改革努力:IT架构、数据管理和业务运营。空军的每个部分都将受到这些变化的影响:我们正在努力将作战、信息战、赛博、和业务实践整合为主宰大国竞争的工具。这项改革的重要性决定了需要最高级别的指导,因此空军副部长将监督和管理这条关键的前进道路。

我们正在通过几项重要举措来发展数字空军。首先,我们正在开发一种数字架构,作为数据和信息流的共用主干。我们正在转向使用基于云的解决方案来存储和共享数据,以确保所有空军人员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需要时能够不间断地访问所需的数据。这些系统要具有弹性和安全性,可在最具挑战性的电磁环境中进行数据传输。此外,我们正在改进对数字安全的认识、推进系统验证的新标准,以便我们能够以相关的速度连通新的创新系统。

其次,我们正在设计数据管理架构和标准化策略,以支持平台之间的数据自由交换。这要求数据要以通用的读取和提取格式进行收集、存储和传输,以最小化接收、处理和使用来自多个系统信息之间的延迟。

最后,我们正在改变我们管理人员和业务系统的方式。我们正在将日常的IT基础设施管理移交给签约服务提供商,以使我们的网络专业人员更专注于作战人员的任务,并将信息操作与我们的战术和战略目标联系起来。我们正在改变招募和培训这些系统操作人员的方式,这些人员将管理专为作战效果而设计的基础设施。此外,我们正在努力理顺、整合和完善我们的业务管理系统和实践,在适当的情况下对需求、活动和系统进行合并,并实施促进创新、流程改进和强制发展的计划。

主宰未来

国防战略很明确——我们面临着技术快速变革和战争特征演进的未来。为了战胜竞争对手,我们必须自信地拥抱信息时代的变革力量。这将需要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管理和共享信息的方式,我们将在整个部队中推动这一变革。

最终,我们必须超越陈旧过时的流程、系统和思维模式。我们将寻求新的方法来利用技术,建立创新和风险担当文化。我们将成为数字空军。

阅读 【收藏

相关专题: